目前日期文章:20131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在國高中各看了一次霸王別姬,都是在美術課上,每一次都看地一眼也捨不得眨,卻總遺憾普通教室的音效螢幕不夠讓人過癮。今日在國賓長春又好好重溫了一遍,算且了了我一樁心願。

裡面的角兒,最喜歡的不用說,定是程蝶衣。

為了讓他進戲班,剛開場他就被親媽斷了手指。這一斷中有他親媽的執著,之後循著血緣,也看出程蝶衣的一生。

「小尼姑年方二八,正青春被師父削去了頭髮,『我本是男兒郎,又不是女嬌娥』……」

這一賓白對程蝶衣而言,像是一劇魔咒。他執著於自己是男兒身,無論師傅打罵多少次,他都無法念出女角的台詞。直到他差點毀了一次出頭的機會,讓師兄狠了心逼著他,他才活靈活現的道出了:「我本是女嬌娥,又不是男兒郎」一句。

文章標籤

夜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處在漩渦底端

撕裂著

要達到幾分貝才能被你聽到?

 

喊地愈是大聲

纏在黑暗中的寂靜便愈是響亮

 

終於啞了

我也只能躺在底端

任憑滾燙的血滴炸毀

文章標籤

夜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