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紅色的晚霞,透過布萊克老宅的高級窗簾,在地毯上照映出微微的光點。

頭髮已逐漸染白的憔悴男子,坐在一個靠窗的矮小衣櫥上,疲倦地將身子倚在牆上,雙眼因為哭了好幾夜而呈現紅腫狀態。

瞇眼望著天空,那晚霞,紅的感傷,紅的讓人沉醉。只有催狂魔才能帶來的冰冷觸感,在他的心中逐漸擴散、加大。他無法抗拒這種從心底湧現出來的寒冷感覺。

Padfoot……』男子喃喃自語道。

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懦弱了?他輕聲笑問著自己。

文章標籤

夜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